驾校学车咋这么难,通过教练报驾校车没学成钱被骗

  “驾校的教练收了我们的学费,现在人却不见了,我们该找谁退钱呢?”24日,昝先生致电党报热线,希望记者能够帮其要回学费,并借此提醒想考驾照的市民报名时要多留个心眼。

图片 1

图片 2

  昝先生告诉记者,他有多名同事从福州华威安裕丰驾校拿到了驾照,而报名时都是找该驾校的教练徐某。今年4月7日,昝先生找到徐某,希望报名考驾照。徐某收了昝先生4000元学费,其中100元为报名费。

近年来,西安市的驾驶员培训市场持续火爆,随之而来的各类投诉也逐渐增多。我们在今年前6月接到的驾考投诉中,“预约考试难”、“退费难”成为最集中的问题。

去宏安驾校报名考驾照,可谓“熬白了头”:徐先生的妻子当时还未怀孕,如今娃都一岁半了;李先生当时还是大学生,打工借钱凑驾校学费,如今都大学毕业了;近三年过去了,四个人共缴1.31万元学费,至今连科目一都没有被安排考试,昨天他们向本报求助希望驾校能退还学费。

  随后,昝先生因为生病住院,一共只去驾校学习了2次。7月底,昝先生接到徐某的电话,称需要再交500元报名费才能继续学习。昝先生觉得不能接受,要求徐某退学费,没想到徐某竟然答应了,并退回2000元钱。但是,当昝先生再找徐某讨要剩下的1900元时,徐某变得不再爽快,“给他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用”。更糟糕的是,从10月19日开始,徐某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了。这下昝先生慌了,害怕1900元钱打了水漂,于是求助报社。

报告

学员:4人缴1.31万学费 至今科目一还没考

  24日下午,记者在新店派出所附近见到了昝先生和有同样遭遇的祝小姐。祝小姐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安裕丰驾校培训收费凭证”,上面显示祝小姐被徐某收取了2000元的学车费。昝先生说,他也有一张同样的收费凭证,不过在徐某退回一部分钱时,被拿走了。

满怀期待报名学车,有人交了报名费却迟迟预约不到考试,有人遭遇驾校乱收费,还有人陷入“包过费”纠纷……遭遇的种种情况让学员感叹:学个车咋这么难?

“真的是太离谱!报考驾校那会儿我妻子还未怀孕,现在孩子都会跑了,驾校还没有组织一次考试,一直在推脱!”接到徐先生的反映后,昨天上午,记者在团结南路附近见到了徐先生,他拿着相关资料(银行转账单、收据等)向记者说,2013年10月,他和妻子到甘家寨宏安驾校招生点,给妻子掏3500元报了名,“学费由宏安驾校分校的负责人曹先生所收取。”

  “现在教练一直联系不上,我们去找驾校,驾校说收费凭证没有驾校的财务专用章,钱是教练私自收取的,他们也没有办法。但是教练要不是打着驾校的牌子,我们也不会上当,驾校应该帮我们要回钱。”昝先生说。

>>数据

随后,徐先生的妻子和南先生、李先生、刘先生在练车时被分到一组,由曹先生带着练车。“练了几次就没事了,至今没有安排一次考试,曹先生还‘失联’了一段时间,最后经过多方打听与其取得联系,曹先生以有事等理由一再推脱。”徐先生说。四人先后报名各缴学费共计1.31万元,迟迟不能参加考试,今年4月、5月,4人先后分两次到位于唐兴路附近的西安宏安驾驶员培训有限责任公司讨说法。“第一次,一名女工作人员答应让曹先生回复我,却没有回复。第二次,一名男性负责人说钱并未缴到总校,总校不负责退钱。”徐先生的妻子说。

  随后,记者找到了福州华威安裕丰驾校的负责任人刘先生,他告诉记者,昝先生和祝小姐手中的收费凭证是徐某私自开出去的,上面并没有盖驾校的章,而且徐某也没有把学费上交到驾校,因此驾校不能负责。当有学员把徐某的情况反映到驾校后,驾校已经要求徐某把学费退还给学员,又劝退了徐某,“没想到还有部分学员的学费没有退还”。

驾校投诉近3成涉及不安排考试

大学时打工借钱 凑了驾校学费

  刘先生表示,驾校会积极联系徐某,尽快把昝先生和祝小姐的学费要回来。他也提醒,驾考报名时最好直接找驾校,以免上当受骗。随后,刘先生留下了昝先生和祝小姐的联系电话,并复印了收费凭证单。

从今年1月1日至6月12日,华商报新闻热线029-88880000接到的关于驾校的各类投诉中,关于“不安排考试”的投诉最多,占总投诉量的28.1%。在这类投诉中,投诉人提及的报名后未安排考试时间最长的达两年多。

“当年我在宏安驾校报名时还是大二学生,业余时间多,想着有了驾照找工作也有利,最终打工加借钱才凑够了驾校学费,没想到被骗了。”李先生郁闷地说。今年1月份只好去报其他驾校考驾照,但是由于他的学员信息卡上显示所在单位是西安宏安驾驶员培训有限责任公司,改报其他学校还要掏钱消除信息卡上的资料。“拖延了两年多,学费没有退,我不得已又花131元消除了学员信息,才在别的地方报考驾照又另外缴了学费,每次请假去练车!”

除“未安排考试”外,投诉“驾校乱收费”的也较为集中,占总投诉量的20.3%,其中投诉驾校收“包过费”的最多。这类投诉中,被投诉的驾校基本为咸阳、渭南、宝鸡或周至县等地。而“退费难”投诉排第三,占总投诉量的9%。

南先生说:“我和刘先生连信息卡都查不到,所以要求退学费。”

>>案例一

驾校:曹先生收费后 未缴到总校

学员报名后近两年不安排考试

记者来到唐兴路附近的西安宏安驾驶员培训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4个人的学费是曹先生收取的,没有缴到宏安驾校,不是他们总校的学员。

驾校称曾通知可预约考试

该驾校相关负责人高先生现场拨通电话向曹先生询问此事,曹先生对记者说:“这4个人的学费确实是我收的,这两天我在老家有事,端午节收假后我会给学员退款。”并称甘家寨那个招生点早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