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遭经销商上门讨债,青年汽车遭经销商讨债

“以前每次来,都有点小激动,这次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在经历了30多个小时车程的颠簸后,李伟和同事来到了这个并不陌生的地方——浙江金华青年汽车总部。

青年汽车遭经销商蹲守讨债 欠款恐达1.7亿

2015-01-29 09:00出处:第一财经日报 [转载]责编:黄河

“以前每次来,都有点小激动,这次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在经历了30多个小时车程的颠簸后,李伟和同事来到了这个并不陌生的地方——浙江金华青年汽车总部。

看起来似乎一切如故,两名保安一边百无聊赖地聊天,一边登记、放行来访人员。进入大门后左侧的电子屏上“青年汽车欢迎您”的字幕不断闪烁。不过,现在的李伟,应该不在这被欢迎的人群之中。

“我们这次来是来对账,为下一步退款做准备的。”李伟告诉记者。

李伟所在的公司是青年莲花的一家经销商。“2011年开始做,车一直卖得不好,员工待遇与集团代理其它品牌如标致、雪铁龙的公司员工没得比。”李伟说。不过,在此之前,李伟所在的公司依然能保持正常运转,而从2014年以来,由于青年莲花陆续停产,李伟所在的公司也渐渐陷入了无车可卖的“空转”状态,“员工工资都发不起了”。无奈之下,公司派李伟和另一名同事专门赶赴浙江金华,试图讨要青年莲花拖欠该公司的包括提车款、返利以及广告支持费等超过400万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本报曾报道青年汽车旗下乘用车公司青年莲花因资金断链导致生产停摆、使得旗下经销商无车可卖进而大面积退网的事件。按照常理,在4S店退网之后,整车厂商会按照流程,与经销商结清在网期间所发生的相关费用,此后便再无瓜葛,但青年莲花的经销商遭遇似乎比较“特别”。

经销商长期蹲守讨债

“很多经销商在2013年、2014年退网后到现在,青年莲花都还没有结清应该支付给他们的款项。”原青年莲花的中层管理人员张华向本报记者透露,截至去年下半年,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提车款就超过1亿元。

而另一位经销商陈东则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款项已经高达1.7亿元,除上述提车款外,还包括对经销商未兑现的建店支持、广宣支持以及返利等。

陈东是原青年莲花的经销商。“从2007年做莲花至今,经营性亏损超过700万元。”陈东透露。不过,即便是在青年莲花曝出基地被政府收回、拖欠员工工资的事件后,陈东也没有和其余经销商一样,选择退网。“做了那么些年,对这个品牌总还是有感情的,也真的希望它在经历了困顿之后,能发展起来。”陈东如是对记者表示。

和李伟一样,过去,陈东曾无数次来到金华青年汽车总部,考察或者参加培训,但这次,他也是为讨回青年莲花拖欠的近500万元欠款而来。

之所以有这样戏剧性的身份变化,源于青年莲花数度失信于旗下经销商。“合作时许诺的东西都不能兑现,在生产都全面停产了还‘欺骗’投资人加入。”提及此,陈东甚是愤怒。

愤怒,是那些以追讨欠款为目的的经销商初次进入青年汽车总部大楼时,几乎一致的心态。但这样的心态并不会保持太久。“因为,你的愤怒无处发泄。”来自西北地区的经销商老方对本报记者表示。

一楼服务台上满积的灰尘、地面上随处可见的干瘪的烟头、楼梯转角处被丢弃的食品包装袋和垃圾,走廊里弥漫的烟味以及会客室内喁喁私语的陌生面孔,这里的萧条和败落让老方感到惊讶。偌大的办公楼,除了会客厅和会议室,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大门紧闭,门口的去向牌上显示,工作人员的去向几乎都是外出或者休息,即便是提示“在岗”者,也从未见由此门进出。反而是那些因讨债从天南海北而来、操不同口音的经销商,一手夹烟,一手拿着电话,在走廊里熟悉的穿梭,旁若无人。

之前和老方有联系的青年汽车对接人,现在都几乎不知去向,也无法联系。在一位“好心人”的介绍下,老方来到位于5楼的网络部,找到了尚在值守的青年莲花销售部的工作人员。“本来以为事情可以解决了,但她告诉我,她只管销售业务内的对账,其余结款等要和其他部门对接。”老方告诉记者,其他部门根本就找不到人,退款的事情也就只能这样“悬”着了。

图片 1

“以前每次来,都有点小激动,这次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在经历了30多个小时车程的颠簸后,李伟和同事来到了这个并不陌生的地方——浙江金华青年汽车总部。

看起来似乎一切如故,两名保安一边百无聊赖地聊天,一边登记、放行来访人员。进入大门后左侧的电子屏上“青年汽车欢迎您”的字幕不断闪烁。不过,现在的李伟,应该不在这被欢迎的人群之中。

看起来似乎一切如故,两名保安一边百无聊赖地聊天,一边登记、放行来访人员。进入大门后左侧的电子屏上“青年汽车欢迎您”的字幕不断闪烁。不过,现在的李伟,应该不在这被欢迎的人群之中。

“我们这次来是来对账,为下一步退款做准备的。”李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我们这次是来对账,为下一步退款做准备的。”李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李伟所在的公司是青年莲花的一家经销商。“2011年开始做,车一直卖得不好,员工待遇与集团代理其它品牌如标致、雪铁龙的公司员工没得比。”李伟说。不过,在此之前,李伟所在的公司依然能保持正常运转,而从2014年以来,由于青年莲花陆续停产,李伟所在的公司也渐渐陷入了无车可卖的“空转”状态,“员工工资都发不起了”。无奈之下,公司派李伟和另一名同事专门赶赴浙江金华,试图讨要青年莲花拖欠该公司的包括提车款、返利以及广告支持费等超过400万元人民币。

李伟所在的公司是青年莲花的一家经销商。“2011年开始做,车一直卖得不好,员工待遇与集团代理其他品牌如标致、雪铁龙的公司员工没得比。”李伟说。不过,在此之前,李伟所在的公司依然能保持正常运转,而从2014年以来,由于青年莲花陆续停产,李伟所在的公司也渐渐陷入了无车可卖的“空转”状态,“员工工资都发不起了”。无奈之下,公司派李伟和另一名同事专门赶赴浙江金华,试图讨要青年莲花拖欠该公司的包括提车款、返利以及广宣支持费等超过400万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本报曾报道青年汽车旗下乘用车公司青年莲花因资金断链导致生产停摆、使得旗下经销商无车可卖进而大面积退网的事件。按照常理,在4S店退网之后,整车厂商会按照流程,与经销商结清在网期间所发生的相关费用,此后便再无瓜葛,但青年莲花的经销商遭遇似乎比较“特别”。

在此之前,本报曾报道青年汽车旗下乘用车公司青年莲花因资金链断裂导致生产停摆,使得旗下经销商无车可卖进而大面积退网的事件。按照常理,在4S店退网之后,整车厂商会按照流程,与经销商结清在网期间所发生的相关费用,此后便再无瓜葛,但青年莲花经销商的遭遇似乎比较“特别”。

经销商长期蹲守讨债

经销商长期蹲守讨债

“很多经销商在2013年、2014年退网后到现在,青年莲花都还没有结清应该支付给他们的款项。”原青年莲花的中层管理人员张华向本报记者透露,截至去年下半年,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提车款就超过1亿元。

“很多经销商在2013年、2014年退网后到现在,青年莲花都还没有结清应该支付给他们的款项。”青年莲花原中层管理人员张华向本报记者透露,截至去年下半年,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提车款就超过1亿元。

而另一位经销商陈东则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款项已经高达1.7亿元,除上述提车款外,还包括对经销商未兑现的建店支持、广宣支持以及返利等。

而另一位经销商陈东则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款项已经高达1.7亿元,除上述提及的提车款、返利、广宣支持费外,还包括对经销商未兑现的建店支持等。

陈东是原青年莲花的经销商。“从2007年做莲花至今,经营性亏损超过700万元。”陈东透露。不过,即便是在青年莲花曝出基地被政府收回、拖欠员工工资的事件后,陈东也没有和其余经销商一样,选择退网。“做了那么些年,对这个品牌总还是有感情的,也真的希望它在经历了困顿之后,能发展起来。”陈东如是对记者表示。

陈东是青年莲花原经销商。“从2007年做青年莲花至今,经营性亏损超过700万元。”陈东透露。不过,即便是在青年莲花爆出基地被政府收回、拖欠员工工资的事件后,陈东也没有和其余经销商一样,选择退网。“做了那么些年,对这个品牌总还是有感情的,也真的希望它在经历了困顿之后,能发展起来。”陈东如是对记者表示。

相关文章